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故事 » 正文

ofo戴威:重度骑行爱好者 将兴趣发展成一门生意

ofo戴威:重度骑行爱好者 将兴趣发展成一门生意

左起:张巳丁 杨品杰 于信 薛鼎 戴威


2009年进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读本科,加入北大的第一个社团就是北京大学自行车协会,进行了自行车的拉练,去凤凰岭。由此就热爱上了骑行这项运动,在之后的生活中,进行过若干次长途的骑行,超过两千公里的骑行也有过两次。


2013年,戴威本科毕业,距离研究生入学还有一年时间,他做了一个不同于大多数人的选择:去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支教数学。


东峡镇偏远,往返小镇与县城的山路崎岖,一辆山地车解决了这个问题——既帮助他在每个周末往返县城与小镇,也陪伴他看遍了青海的壮丽河山,他被这种魅力所折服,“我觉得骑行是一种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


后来,他成为一名重度骑行爱好者。结束支教之后,就回到北大攻读经济学硕士,他和朋友开始酝酿一份“自行车的事业”,很快,ofo骑游诞生,一个深度定制化骑行旅游项目。


创办OFO


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景,让每个人都能享受骑行的快乐但后来,在账面只剩下400元之时,戴威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需求,不够“实在”,而且烧钱太快。


首次创业之后,戴威反思得出的结论:必须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要击中真实的痛点。自行车共享模式开始进入他的视野。在无亲朋支持的情况下,戴威决定将ofo转向共享单车,并宣告了自己的愿景:只连接车,不生产车。


2016年1月30日,ofo共享单车创始人兼CEO戴威趴在国贸三期商城的围栏上,和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感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他俩有点晕乎乎的,因为刚刚拿到金沙江创投 A 轮投资:1000万元。


半年后,ofo和竞争对手摩拜单车成为2016年下半年最热门的创业项目。


2017年3月1日,戴威创立的单车平台ofo宣布完成D轮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亿元)融资。此次融资由DST领投,滴滴、中信产业基金、经纬中国、Coatue、Atomico、新华联集团等多家国内外知名机构跟投。


今年,戴威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对戴威而言,随着资本的持续进入,他的命运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如今的ofo 共享单车已经是一家准独角兽企业,戴威也成为这家准独角兽企业的掌门人。


.市场布局的开始


ofo 共享单车火热,首先发展于校园,慢慢的,随着大城市的拥堵,开车或打车还没有走路或骑单车快,单车就变成了“最后三公里”的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徐传陞认为,全国“最后三公里”的解决方案都是一个非常初级的状况,没有系统性的服务商。而根据 2014 年数据,全中国有 142 个城市人口超过百万,6 个城市人口超过千万。


徐传陞指出,出行需求是高频、日常需求,ofo 共享单车从融资节奏上应该迅速,这样能够快速广泛布局。这次融资完成之后,ofo 有非常充裕的资金,可以针对这些大城市去做布局。


戴威表示,拿到1.3亿美元融资后,将主要要做3件事: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加入 ofo 团队;软硬件升级,投入更多资金到自行车研发中去;投入更多车辆提供服务,实现高密度投放。


在这家准独角兽公司的掌门人看来,共享单车之所以能赚钱,是因为自行车使用价值远大于本身价值。300块的自行车,着急时特别急,堵车的时候车不动,走路到不了只能自行车。


这个时候单车一次使用的价值可能就值50块,ofo 共享单车收的是单车的使用价值,成本是买车的价值,所以ofo 共享单车能赚到钱,毛利比较高。


ofo 共享单车团队有300人,在中关村一个商住两用写字楼里,由于团队快速扩张,办公环境显得有些拥挤,5个联合创始人依然紧密团结在一起。


这有点像滴滴出行早期的时候。2014年1月,当初程维还只有很小的办公室,整个团队只有80人,只有一层楼办公。


但就是那个时候,滴滴出行获得总金额高达1亿美元的融资,其中,中信产业基金领投6000万美元,腾讯跟投3000万美元,其他部分机构也参与投资。滴滴出行的命运从此改变。


如今,ofo 共享单车也拥有了滴滴出行当初的一副好牌,关键是看能走多远。对此,戴威说,未来最怕犯的错是在人的层面,团队骄傲,不为用户考虑,失去了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初心。


盯住全球市场


除了一线城市外,三四线城市未来也会成为ofo布局的空间。戴威以自己在青海支教的那个县城为例,那个地方小得只有三个红绿灯,公交车恨不得一个小时发一班,黑车到处都是,老百姓出行不便。当时戴威他们就选择了买辆自行车作为代步工具。这种地方,戴威觉得对共享单车是有需求的。


海外市场是ofo瞄上的新领地。


2014年春节,戴威叫薛鼎到青海,两人给想做的租车网站注册了「ofo」这个域名。戴威解释,一是因为这三个拉丁字母按照这个顺序组合看起来最像一辆自行车,二是辨识度高,不管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那里使用怎样的语言,大部分人看到这三个字母都能立刻念出来。.


于信打眼一看,很容易让人想起《樱桃小丸子》里的花轮和彦,但他内心热血,做事稳妥,「一件事没有95%以上的把握是不会干的」。他执行力强,戴威开玩笑对他说:「我觉得给你5000美元就能开始干全球市场了。」


「我们是连接车,而不是生产车。如果是生产车的话,全球化就变得特别沉重。」于信说。海运需要45天,集装箱一个只能装200辆车,时间和费用成本都太高了。中国的车运到美国也不符合质量标准。


ofo选择了旧金山、伦敦、新加坡做为全球化第一站。


戴威总说一句话「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于信去美国考察,他本人希望能把准备做到尽善尽美。美国有的州法律规定自行车必须安车灯,这对ofo来说要在硬件上调整很麻烦。于信回来谈到这个问题,戴威一句话就过去了:「你想太多了,硬件上不能做调整,太麻烦了,先落地再说。」如何把自行车装灯从公司行为变成用户行为?于信想了很久,琢磨可以通过用户协议赠送车灯,由用户安装车灯。


城市共享计划


戴威提出“城市大共享”计划,欢迎全球的自行车品牌与生产商将自行车整车硬件和自行车服务接入ofo,共同为用户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自行车出行服务。未来用户将在ofo上体验到不同类型的自行车,满足多元需求。


ofo“城市大共享”计划同样面向城市用户,鼓励市民将闲置自行车共享出来,接入ofo平台为更多人提供服务。同时,把自己的自行车共享出来的市民,将获得ofo平台所有车辆的使用权,以1换N。根据ofo在学校共享师生自行车的经验,此举将有效调动存量市场,提升闲置自行车使用效率,为城市节省更多空间。


相关阅读:

创业维艰:任正非、马云这些科技大佬最艰难时也曾失声痛哭

星巴克创始人舒尔茨:屌丝逆袭 “不起眼”的亿万富豪

70后华为老员工朱皓,如何做出220万用户的二次元手绘社区?

上一篇:新奥燃气王玉锁:23岁给人抗煤气,终成“燃气大王”坐拥600亿财富帝国
下一篇:摩拜胡玮炜:想法被老板否定后辞职自己干,如今获资本青睐融资30亿

猜你喜欢


二维码
关闭
关闭